七而遇.

退坑出物中,请您救救孩子。写文巨渣,没有坑品,写一个坑一个。每天混吃等死,梦想是倒在好看小姐姐的怀里。日常爬墙。

【陆散】尾巴

三只松鼠太可爱了w

霜鹿:

透明小天使散太可爱了
三只小松鼠太可爱了
太可爱了啊啊啊啊啊!
小甜甜甜甜甜饼~
纯得不行的没开窍小松鼠


———————————


陆夫人特别郁闷。
“夫人你咋啦?”一旁的普通伸出爪子戳戳四十五度标准悲伤姿势抬头望天的陆夫人,“走啊,散人都跑不见了。”
不远处枝头上晃动了几下接着远远传来散人的声音,“这里这里!”
跟着普通窜过去的陆夫人甩甩脑袋,跃过一丛又一丛乔木青翠的枝叶,松鼠灵活的身影在林间穿行,陆夫人扒开眼前的松针,接着脑袋上被一颗松子儿砸了一下。
“夫人接住!”
掸开蓬松的大尾巴翘在空中保持平衡,陆夫人精准地接住从上方的枝叶间密密匝匝落下来的榛果儿,还有空闲去看对面树杈上手忙脚乱去够散人从枝头高处用草绳垂下来的一串儿小核桃的普通出言指挥,“右边,诶诶诶左边左边,再左边一点。”
等到他们俩颊囊和爪子都没空再塞食物的时候散人从高处的枝头跃下来帮忙搬运,两只爪子抱着个大大的松果,“前面还有一棵大松树,我们改天再来,那棵树挺高的顶上应该还有些松果。”
散人站在自家树洞门口对着陆夫人挥了挥爪子,陆夫人转过身突然发现自己还抱着颗小核桃。
本来也是想给散人的,要不是散人能爬到特别高的地方,他们肯定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收集到这么多食物。
散人正想转身去洞里找点吃的去枝头上慢慢啃,身后就传来陆夫人的声音。回头一看发现他整只鼠挂在自己家树洞门口的枝条上,爪子扑棱着,看来是低估了起跳点跟落点之间的距离。
谁让大部分松鼠都比较擅长攀爬而不是从低到高处的跳跃呢。
赶紧伸出尾巴去把陆夫人拽上来,“夫人你还有事吗?”
“这个给…”陆夫人左右看了看自己空荡荡的爪子,却发现刚才情急之下用爪子去抓树枝结果把小核桃塞进了自己的颊囊。
……
散人疑惑地看着陆夫人顿住之后抬起爪子碰了碰自己鼓起来的颊囊,也不看他自己又急匆匆地转头跑掉了,“诶…”
怎么了呀?
思来想去想了一圈儿,小脑袋瓜得出了一个结论。
肯定是夫人觉得自己没跳过来太丢脸了,多大点事儿啊哎呀太没有自信了吧,改天得多夸夸他。
想通了的散人哼着小曲儿啃了个松果,窝在自己的树洞里抱着蓬松的大尾巴睡着了。
陆夫人跑出去老远,最后停在树杈上挤了挤颊囊小心翼翼地把那个小核桃吐出来,看着沾上些亮晶晶口水的坚果,有点懊恼地嗑开来,吃掉。
这颗核桃本来就长得小巧可爱,又是他们精心捂过表皮变得外壳灰白绝对是质量上好的一批,想着送给散人放着看或者吃掉都好,结果这下可好,他可没那么厚的脸皮把带着自己口水的核桃送给散人。
还差点跳不过树枝在散人面前直接摔下树去。
太丢脸了啊…
不过散人的尾巴摸起来真的跟看上去一样那么蓬松又干燥,暖和和的舒服极了。
大概是品种不一样,陆夫人自己的毛相比较散人来说要短不少,特别是尾巴和耳朵毛,每次看着散人的尾巴尖一晃一晃,都特别想摸摸那软软蓬蓬的大尾巴。
可能因为这样散人才能更好地掌握平衡,跳到更高的地方去。
陆夫人回到自己的树洞里抱着尾巴睡着之前迷迷糊糊的想着,要是可以抱着那条尾巴肯定会睡得特别好。
这个愿望实现得太快导致他自己都有点儿蒙。
因为第二天的时候由于错误估计了三只鼠的食物携带量和最近快要入冬的天气,他们成功地在天黑之后被困在了路上。
天空中开始响起猫头鹰的叫声,普通抖了抖,转身去找了个新鲜的树洞。
没有温暖的干草,三只鼠只得团在角落里分享一颗松果。陆夫人把果壳混着些落下来的枝条堵在洞口挡风,带不回去只得晾晒在洞口外面的蘑菇发出清新的香味,被夜风吹着快速地流失水分。
陆夫人梦见了雪。
整个世界都变得白茫茫一片,松针上凝结着白花花的霜,每次出门都会带回来一头一脸的雪碴子,回到温暖的树洞里会化成水打湿皮毛。
接着觉得有点儿冷,然后有温暖的毛毛贴过来。
陆夫人睁开眼睛,本来团在他旁边睡着的散人正睁大了眼睛看着他,小声地:“夫人你是不是冷啊你的毛毛那么短,我的尾巴分给你。”
“谢,谢谢。”
陆夫人小心地接过尾巴尖,散人眨了眨眼睛继续睡了,陆夫人却觉得有点热。
脸有点热。
把毛茸茸的尾巴小心地抱在怀里用爪子尖儿轻轻刨了刨最外面的蓬松的淡灰色绒毛,果然,好软好暖和。
散人真是太好了,明明是自己判断失误导致大家都困在这儿挨冻,还好心地把尾巴分给他。
“对不起啊…”陆夫人小小声地说,也不知道是说给谁听。
散人却把眼睛睁开一条缝,“没关系的夫人,你脑子那么好使,这几天全靠你了。你跳不高也没关系的,普通也跟你差不多。”
一旁的普通动了动耳朵。
“嗯…”陆夫人被夸得有点儿不好意思,往暖和的毛毛里埋了埋脑袋。
“夫人你喜欢我的尾巴毛?”散人挠挠脑袋想了想,“再过几个星期我就要换毛了,到时候可以给你一些毛毛你拿回去铺在树洞里会很暖和的。”
陆夫人摇摇脑袋,他要毛毛也没什么用,洞里铺的是夏天晒过的最好的干草和树枝,就是…只想要抱着散人的尾巴睡觉。
只是不用说陆夫人也知道这个要求太过分了点,就在他迷迷糊糊要睡着的时候普通突然跳了起来气呼呼地从散人爪子里把自己的尾巴拽出来。
“?”散人正睡得香,眼皮都不怎么抬得起来,“怎么了?”
“干嘛抢我的尾巴!”普通推了推散人让他抱紧自己攥在陆夫人那儿的尾巴,散人嘟囔了一会儿又睡过去了。
陆夫人苦笑着看着普通翻过身去把自己的尾巴牢牢抱住,被推了一下连鼠带尾巴全都滚进陆夫人怀里的散人倒是依旧睡得就差吹泡泡了。
他耳朵上最软的一撮白色绒毛挨着陆夫人的额头,两只爪子搭在肚皮上随着呼吸起伏。
清早普通醒过来的时候看见陆夫人在洞口外面翻着昨天晒在那儿的蘑菇,散人睡得没心没肺的尾巴尖都快戳到嘴里去了,想起昨天迷迷糊糊地跟他抢尾巴,又觉得自己有点太小气。
“夫人早。”普通爬出洞口呼吸着深秋略凉的空气,却看到陆夫人抱着颗松子慢慢嗑,那速度简直丢松鼠的脸。
“怎么了你没睡好吗?”普通戳了戳陆夫人,结果没料到坐在枝头上的陆夫人注意力不在松子上也不在树枝上,一个重心不稳就要栽下去。
“诶——”普通连忙伸出爪子抓着他的尾巴往上一跃,震得蘑菇哗啦哗啦掉了一地。
散人揉着眼睛被吵醒,探出脑袋来被空荡荡的枝头吓了一跳,“蘑菇呢?!”
低头一看两只鼠正在地上吱吱吱地捡蘑菇。
刚刚晒得差不多的蘑菇沾到露水或者白霜就不好保存了,把还能带走的蘑菇点了点,找了个小树洞把昨天收集的松子埋好,带着蘑菇先回家一趟。
其实陆夫人的优点很多的。
一边整理蘑菇放进自己的洞里,散人一边想着,虽然他跳不了多高也不是太灵活,可是陆夫人人缘很好,就算是和那只经常打嗝看起来总是很饿的山猫也能成为好朋友。
他真厉害。
昨天是不是睡到陆夫人的尾巴了?怎么躺起来感觉比最柔软的干草还要舒服呢?比干草要温暖多了,冬天的时候肯定会特别舒服。
突然洞口外面传来鸟类扑闪翅膀的声音,散人悄悄探出头去发现是自己的好朋友乌鸦,漆黑的翅膀拍了拍洞口的树枝,“散人,散人!”
“在呢。”散人钻出来,“乌鸦你怎么来了?”
“我们家喜鹊感冒了,天气太冷了。”乌鸦抬头看了看天空,快到冬天了,喜鹊太小又不会换羽毛。
喜鹊是乌鸦领养的,去年刚刚开春的时候没什么食物,大概是实在不能养活这只刚刚破壳的小鸟,所以喜鹊被丢在了乌鸦家旁边的石头缝里。
这小家伙可爱又可怜,乌鸦也不能见死不救让她就这么饿死掉,索性带回去养了。
“行,过几天我换了毛你过来拿吧。”散人从洞里把一片前几天捡到的翠绿色羽毛拖出来,“前几天捡到了这个,带回去给喜鹊玩儿吧,我最近忙着准备过冬的食物,空下来跟你一起回去看看她。”
“谢谢散人啊,那我过几天再过来找你。”乌鸦感激地衔起给喜鹊的玩具,留下给散人带的丛林里才有的小浆果,拍拍翅膀飞走了。
散人一回身就撞上一脸纠结的陆夫人,把手里的浆果递过去,“这是乌鸦摘过来的,挺好吃,你试试?”
陆夫人没接,他刚才放好自己的蘑菇过来找散人,远远就听见他在跟乌鸦说什么“过冬”“一起”“看喜鹊”什么的。
是不是…散人要跟乌鸦和喜鹊一起过冬…?
“你,你不要去…”
散人看他不接果子也不生气,转手自己吃掉,“唔?夫人你说什么?”
“我会做雪人,我们可以和普通大pi一起打雪仗,石头缝里可冷了,虽然我毛毛不长可是我也很暖和的…”陆夫人吸了一口气,散人歪了歪脑袋看着他不知道他这么一大段话的重点到底是啥,陆夫人脑子一短路,结结巴巴的劲头又上来了:“我我,你,要不要跟我,一起,过,过冬?”
陆夫人说完就有点后悔,好想把脑袋扭过去拿爪子捂住脸,可是他还是想看着散人理了理耳朵上白色的绒毛然后有点不好意思地睁着黑亮亮的眼睛对他笑。
“好啊。”



评论

热度(77)

  1. 七而遇.霜鹿 转载了此文字
    三只松鼠太可爱了w